搜吧外汇交易投资网

亚太经济体加息料将“手起刀缓落”_cmc markets

外汇开户

    5月23日,泰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局宣布,该国今年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环比上扬2%,增速为一年来最快;同日,4月新加坡消费物价指数的同比增幅却回落至4.5%,今年来首次跌至5%以下。 

cmc markets

    上述经济数据在整个亚太地区颇具代表性,而考虑到全球食品和能源价格进入5月后大幅下挫,经济持续升温的亚太经济体却要同时面临回落的通胀预期。这一状况意味着,已彻底拉开加息“大幕”的亚太经济体各央行很可能不得不在“三板斧”后暂使“缓招”,在接下来考量自身货币政策调整时采取更为谨慎的态度。而在此过程中,亚太各经济体也将充分利用仍显充足的流动性,来加速提升外储投资多元化程度。

 

         通胀预期趋缓

 

     根据泰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局的表态,尽管泰国经济第一季度2%的环比增速不及2.2%的市场预期,但其同比增幅3%却超出2.6%的预期数据。该部门秘书长阿尔康姆称,泰国政府仍维持其3.5%cmc markets至4.5%的年度GDP增幅预期。而在泰国的邻国新加坡,该国政府在面对着第一季度高达8.3%的同比经济增长率时,将本年度GDP增幅预期上调至7%,马来西亚经济也预计年度将增长6%。 

     东南亚以外地区的经济增长状况也十分类似,韩国开发研究院19日表示,韩国当前潜在经济增长率虽不及金融危机之前的4.5%,但仍能达到4.3%左右,原因是“韩国的金融健全性相对较好,金融危机没有对韩国金融系统造成直接打击”。 

    相比之下,亚太经济体在通胀预期上的步调并不如经济增长预期般一致。在几乎所有邻国公布或预期4月通胀再度扩张的同时,新加坡统计局宣布,该国4月CPI同比上涨4.5%,较3月5.0%的增幅有所缓和。不过,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指出,鉴于国际大宗商品市场本月以来整体下挫,亚太经济体5月通胀率普遍下滑的可能性大大提高。换言之,未来一个月时间里,同时面临经济加速增长和通胀预期回落状况的亚太各经济体央行,在进一步加息问题上将越发“左右为难”。

 

     或需静待“后QE2”

 

     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4月通胀率的下滑,很大程度上缘于国际市场上能源价格的渐趋稳定;而通胀回落现象首先且单独出现在新加坡经济领域,则是因为该国经济现代化程度的相对优势;韩国4月CPI增速自去年12月以来首次放缓也归因于此。这意味着,对于在亚太地区占据较高比例的经济现代化程度有限的经济体来说,食品价格的变动趋势更能指示其通胀前景,乃至该经济体央行是否会果断实施进一步加息举措。 

    不过,由于农产品期货的投资获利潜能远不及原油、贵金属等产品,后者在5月的跌势并未严重影响全球粮食价格,甚至美国部分农作物产区还推升了某些粮食作物的市价。在此背景下,美元就成为了能深刻影响粮食价格的最主要因素。从这个角度来讲,一旦5月通胀率确实出现增速放缓甚至回落状况,美联储第二轮量化宽松计划终结后的美元走势将很可能会成为亚太经济体央行的重要决策关注点。 

     就在23日,瑞银集团外汇策略师团队表示,美元有望在未来几个月实现反弹,尤其是考虑到美联储将在6月底结束其6000亿美元国债购买计划。该集团指出,“一旦美联储结束其资产购买计划,亚洲各经济体央行多半将对美元前景持更积极态度”。

 

     外储投资加速多元化

 

    与此同时,在短期内进一步加息态度趋于谨慎的情况下,亚太各经济体央行将一部分精力转移到了更有效利用当前持有的流动性上面。

    泰国央行高层表示,该行正考虑组建主权财富基金的三项方案,“预计将在未来一、两个月内达成决议”;此举旨在实现央行投资组合多样化和提高投资回报率。第一个方案是修改央行法律,允许央行同时投资股票和固定收益资产;第二个方案是组建一家由泰国央行持股99.99%的私营公司;第三个方案就是起草新的主权财富基金法。 

    此外,韩国主权财富基金于去年年底向中国政府申请了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资格,拟投资人民币资产。 

    对此,西方媒体表示,亚太经济体央行目前加速外储投资多元化进程可以为将来回收的更多流动性寻找最佳投资流向,不过一旦美元重新走强,其外储投资的多元化进程仍有很大可能重新放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