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吧外汇交易投资网




美国信用评级下调加重二次探底恐慌|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网

外汇开户

  有专家称:中国可通过正常的市场操作伸张自身利益

  本报记者 众石

  国际“三大”信用评估机构之一标准普尔公司,在周末将美国信用评级从顶级的AAA级下调至AA+级。这是标准普尔70年来首次对美国主权信用评级“降级”,也被舆论认为是美国历史上首次遭“降级”,风声鹤唳的全球金融市场有可能陷入“二次探底”的恐慌。

  美国国会有关国债规模上限的争议不决,引发了对美国主权信用的普遍担忧。即便协议最终达成,但市场担心美国政府债务危机会像欧洲等国的债务危机一样四处蔓延,引发美国经济持续衰退,这将造成“第二轮金融危机”。过去一周,全球股市哀鸿一片,美国、欧洲、亚洲市场都下跌惨烈。

  几天前,中国信用评估机构大公国际刚刚下调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中国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认为,美国国会就政府提高债务上限通过了决议,虽然这可以使政府继续借新债还旧债,但没有改变国家债务增速超过经济和财政收入增长的总趋势,这一事件成为美国政府偿债能力进一步下降的拐点。因此,他们将美国的本、外币国家信用等级从A+下调至A,后市展望也为“负面”。

  而标普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的理由与大公相似。他们对美国政府在解决财政和经济难题时的决策效率和体制稳定性提出了质疑。并表示,如果两年之内美国经济不见起色,很可能将美国的长期信用评级降至AA级。

  针对美国可能爆发的债务危机,大公国际董事长关建中称,十年内美国赤字减少一万亿美元,相比其每年近一万亿美元的债务消耗,完全不匹配。

  大公国际经过测算,若在五年内,美国无法减少4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债务上限会被继续突破。而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的国会通过的法案,打算今后10年削减2.1万亿美元联邦财政赤字。
  未来一年出现二次探底的可能性很大

  美国信用被“降级”,既是债务闹剧引起的后续效应,反过来同时也意味着美国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加大了。

  多数分析机构预测,美股下周一低开可能性很大,并可能进一步冲击全球股市。美国《华尔街日报》说,“全球金融系统的基石已经动摇。”英国《经济学家》周刊分析称,美国领导人终于结束了一场荒唐可笑、不负责任的财政边缘政策较量,但这并没有让投资者松口气,而是感到忐忑不安。美国新近发布的经济数据一片黯淡,而债务协议规定预示要进行大量财政紧缩政策,美国经济很可能受到新的冲击,“未来一年出现二次探底的可能性很大。”

  信用评级被降级,很可能减弱美国国债在市场中被接受程度。如果海外投资人对美国国债看淡,那么接盘的人只能是美国人自己。

  高盛刚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网刚发布报告,下调了美国经济增速预期,并预测美联储将会很快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QE3)。这意味着,为了购买国债而滥发美元,这必然加剧美元贬值预期。上周,国际黄金价格创下了每盎司1681.65美元的新纪录。而原油价格在经济紧缩的预期下回落至每桶84美元。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认为,信用评级下调使人们对美国经济增长预期更加不乐观,其通过发债发展经济的路径将受到影响,美国的这种负债经济模式可能进入一种“越难借债,越缺乏信用”的恶性循环。

  美元在全球储备中所占份额为60.7%,中国是美国国债最大海外持有国,截至今年5月持有近1.16万亿美元。左小蕾建议,中国作为债权国,应要求美国刺激实体经济增长,财政削减开支,并要求他们没有足够资金发展实体经济时,敞开大门,允许中国等外国直接投资,而不仅仅是购买国债。

  有专家认为,美国国债的实际最大持有者仍是本国的机构投资者,包括很多养老基金、社保基金,通常这些机构投资者按规范操作,都要购买AAA评级的投资产品,而目前美国国债评级降低,这就孕育着极大的市场风险。

  美国国债被降级,天不会塌下来

  不过,也有学者认为不必过于看重美国信用“降级”的影响。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表示,标普下调美国信用评级只是在“找平衡”。因为近期美国宏观经济数据不乐观,而欧洲债务危机蔓延时,标普对欧洲许多国家的信用评级一直在降,如果这次仍对美国维持AAA级最高评价,将会招致对“不公正”评级的不满。事实上,另外两家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和惠誉仍对美国维持了最高评级。

  知名金融分析人士、《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则认为,大家都在担心,以为美国国债被降级天就会塌下来,其实可能性不大。在标普降低美国信用评级的同时,美联储和监管部门已联合通知各大金融机构,评级降低不会改变美联储和监管机构对银行损失拨备的要求,不会影响国债及国家担保的各类债券的风险评估。这就意味着,可以“忽视”评级公司的“降级”行为,美国国内投资人不会有明显的行动。

  他表示,美国评级降低,也不会产生巨大的国际影响。国际投资人仍将持续购买美国国债,无论它的评级是AAA或BBB。这是国际货币储备制度决定的,无论是各国央行还是主权财富基金,或是金融机构、私人投资者,“谁持有美元,谁就必然购买美国国债”,这样一种强制性、自动性的美元回流制度体系,短期内难以撼动。

  有分析人士称,到期“承付利息”的美国国债是美国国家信用、美元信用的根本保证,一旦美国国债这种金融市场的“核心生产资料”的根基动摇,那么整个华尔街将陷入崩溃的边缘。对中国来说,持有美元现金的风险,远远大于持有美国国债,因此在找到更好的投资渠道之前,中国可以在持有美国国债的规模、品种和期限上适当调整,而不应大笔抛售。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撰文称,在美债危机期间,中国不排除必要时通过正常的市场操作来伸张自身的利益。而从长期看,中国应当尽快建立海外投资委员会,加快外汇的战略性运用。

  他建议,中国的海外投资委员会应集科技部、工信部等部门的智慧,瞄准2020年或2030年中国崛起所缺各种物资资源,组织金融机构、企业甚至民间个人力量,加快战略性物资的运用和储备,允许和鼓励企业等用人民币购汇,即可减少市场上的货币存量,又能减轻国内通胀的压力。

  宋鸿兵认为,海外美元持有人要拿手中的美元,去美国直接购买核心资产或重要公司,这种想法不太现实,美国政府不会同意。相反,对于中国这样持有巨额美国债券的国家,如减少美债持有,则可以拿美元回购跨国公司在中国的股权,“在国外买不到优良资产,在国内还不能剪些外资羊毛吗?”

  本报北京8月7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