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吧外汇交易投资网

全球退出政策更谨慎|内盘和外盘

外汇开户

  在韩国举办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目前仍正在进行中,而全球经济政策的退出问题势必成为本次会议的要点。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认为,退出政策谨慎或将在这次会议上得以体现,而全球征收银行税难达成一致,各国应充分讨论西方债务不平衡带来的风险。对于全球经济二次衰退的问题,她认为可能性很小,同时,欧洲债务危机并不会像2008年华尔街金融风暴一样直接影响到全球投资者。

  征收银行税难成行

  中国证券报:您怎么看待此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召开的时机?

  陈凤英: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实际上已经变成G20峰会的筹备会,G20多伦多峰会将要讨论的问题在这次会议上要准备好。强劲、可持续、均衡的增长框架是这次重点讨论的议题,金融机构改革和金融监管也将被充分讨论。

  从经济增长角度看,4月以来全球经济形势因为欧洲债务危机发生很大的变化,以前预期将在下半年实施的退出政策将会延期。退出政策谨慎性可能在这次会议上得以体现。金融监管和改革方面,IMF已经提出了向全球银行和包括保险、对冲基金在内的金内盘和外盘融机构征收“金融稳定贡献税”和“金融活动税”的建议,但并没有达成一致。在6月底的G20峰会上,IMF将会提出最终报告,详述其建议的可行性和技术性、征税种类及税率等。

  另外,这次会议还可能讨论化石燃料补贴问题。此前各国表示在G20多伦多峰会之前拿出解决化石燃料补贴的战略和时间表,不过最重要的问题还是金融监管和经济增长框架的问题。

  中国证券报:银行税的提议有没有可操作性?这次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是否能就此达成一致?

  陈凤英:对于“金融稳定贡献税”和“金融活动税”的建议,实际上前者的争议比较少,如欧洲已经决定要启内盘和外盘动征收这个税了,但对于“金融活动税”,国际上目前争议还比较多。

  这个税目主要针对的是短期跨境资本流动,或者所谓的“热钱”。这些套汇套利热钱兴风作浪,很容易导致一些国家出现资产价格泡沫,一旦转向退出,又容易导致价格波动剧烈,风险很大。有些国家讨论对短期资本收税,以确保各国经济不会在短期内受到冲击。

  债务风险蔓延需警惕

  中国证券报:现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有扩大化的趋势,您认为这次会议会不会提出解决方案?

  陈凤英:现在不仅是欧洲主权债务的问题,整个西方国家都面临债务风险。我认为,这次会议应该会讨论主权债务安全问题。长期依赖外债和高额内债的西方主权债务模式是不可持续也不均衡的。现在债务在西方,而债权国在东方,西方债务率过高也意味着发展中国家债权风险上升。

  现在调整这种债务债权的失衡出现难点,主要表现在西方出于还债压力对抑制通胀、调高利率的意愿不强,反而有通过通货膨胀稀释债务的愿望。国际资本流动和货币升值压力更大。

  中国证券报:现在不少担心世界经济会出现二次探底,此次会议会对提振世界经济信心起到什么作用?

  陈凤英:我的观点相对乐观,我认为出现二次衰退的可能性很小。即使当前全球经济面临这么大问题,联合国等国际组织最近还修高全球经济增长速度,并没有预测二次衰退,他们对经济的风险并没有过度反应。

  欧洲债务危机是金融危机的次生危机,而不是另一个危机的源头。欧洲债务的债权国几乎都是欧洲内部的,不会像2008年华尔街金融风暴一样直接影响到全球投资者。

  另外,本次世界经济复苏不是发达国家拉动的,而是新兴市场拉动的。新兴市场成了全球经济的起搏器,尤其在中国、印度这些国家,这些经济体的复苏势头没有发生大的逆转,经济链的良性循环没有发生改变,这也为世界经济增长奠定了基础。

  应该说,全球经济的问题不小,尤其是中长期经济能否可持续增长仍存变数。如果采用对立的、以邻为壑的方式解决问题,结果肯定是二次衰退出现;但现在仍然采取全球合作为主的方式,宏观经济政策相对正确和相对协调。G20框架下的重心在发生变化,以前是以讨论发现问题为主,现在是以解决问题为主。以协商的、审查的、自主的方式进行讨论,而不是变成谈判场所,是处理多极化世界中发展问题的务实模式。

  《中国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