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吧外汇交易投资网

中美股市究竟谁影响谁?+cz3739

外汇开户

  中国股市从2009年底开始,以超过24万亿元的总市值超越日本,成为列美国之后的全球第二大市值市场。按照最新修订的2009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现价总量为34.0507亿元,中国经济证券化率达到了71.28%。

  在中国股市规模快速提升之际,一种将中国股市与美国股市进行比较参照的思考方式也在流行。比如,每天开盘前,无论机构还是散户,都会关注一下隔夜美股的情况;一遇到美国股市大涨或者大跌,中国股市大多会在开盘时“应和”一下。当然,金融危机以来,以美国股市为代表的发达股市也往往拿中国股市说事。

  不过,我们整体上认为,中国股市仍是一个“发展中的股市”,市场化改革仍然有较大的差距,也是一个有自己优势和特点的股市,是一个“活力不断迸发的股市”。拿我们与美国股市作对比,在很多时候并不适宜。我们既不可能跟着美国股市亦步亦趋,现阶段也不可能引领美国股市。

  中美股市成熟度不同

  发展阶段不同

  美国股市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市场化运行机制和监管体系相当成熟。股票市场是美式资本市场体系的主要组成部分,与债券市场、期货市场、期权市场和共同基金市场共同构成其资本市场体系。各个市场相互协调,资本融通的效率高,资源有效配置的水平高,投资者可以有多种有效的避险渠道。

  在美国股市,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政府通常充当“守夜人”的角色。如1996年美国股市持续高涨,除了格林斯潘说了一句“美国股市已出现非理性繁荣”之外,政府层面没有采取任何刺破泡沫的货币政策措施,也没有采用财政政策对股市施以重拳。直到4年后,股市泡沫自然破灭。

  中国股市虽然是参照美国股市建立,监管体系以及监管文化也在很大程度上学习借鉴美国股市的做法和通例,但总体上,中国股市有其自身的特点,有些特点还比较突出。到今年12月,中国股市将满20周岁,但其仍然属于发展中的市场,还不是一个发达的市场。

  “新兴加转轨”,是2001年时管理层对中国股市阶段性判断的概括性提法。多年来,中国证监会按照这一基本判断,立足于这一阶段性特征,制定、实施各项改革举措,坚持不懈地走符合我国市场实际的改革发展道路。

  在我国股市早期,是政策催生了市场,政策催动着中国股市的成长。中国股市仅仅用20年的时间,走过了西方国家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走过的历程,与政策的扶持和政策的运用是分不开的。未来发展中国股市,依然需要政策扶持。在政策运用空间很大这一点上,中美股市差异较大。

  美国股市领军西方股市

  但对中国股市的影响较为间接

  由于美国是全球第一大经济实体,其股市规模或市值也是首屈一指,一举一动自然对其他国家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例如,在连续上涨十几年后,美国主要股指在2000年第一季度相继产生了阶段性高点,英、法、德、意、加、日等国的股市也在此前后纷纷见顶回落。经过两年多的调整,美国三大股指在2002年7月至2003年3月这9个月里震荡筑底,极端低点还同时出现在2002年10月,而英、法、德、意、加、日等国的股市紧随其后,相继在2003年3月前后呈现最低点。

  再如,随着美联储史无前例的连续17次加息,美股完成底部形态后又形成了一波持续4年多的上涨行情。全球股市大多也出现了持续上扬的喜人局面。

  2007年5月后,美国股市再次出现见顶迹象,10月产生了行情的极端高点。欧洲主要股指尚未创出历史高点纪录,便随着次贷危机的蔓延陷入了大幅回落态势中。虽说这次见顶的时间差距很大(加拿大2008年6月创新高),但全球主要股指随后的运行轨迹却如出一辙。也就是说,它们都深幅下调并在2009年3月击穿了上次的最低点,见底后都出现了一波强劲cz3739的反弹;而且在今年4月“不约而同”地因欧洲债务危机又一次回落。

  由此可见,美股在很大程度上主导着全球特别是西方成熟市场的运行格局,这既充分体现在大势转折上,也时常表现在中期趋势上。

  不过,美股对中国股市的引领作用无论上拉还是下撤都相对有限;甚至可以说,中国沪深两市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按照自己的步调运行的。譬如,美股在网络神话破灭后陷入调整,可直到2001年6月上海股市再创历史新高之前,沪深股市的上行步伐却没有停止;在美股升势已成的2005年上半年前,中国股市却一直埋头于艰苦的筑底之旅。此后的上扬虽与美股方向一直,但步子却大得多,大盘的涨幅也是令美股望尘莫及。而在去年3月前美股不断寻底中甚至暴跌时,中国股市更是“风景这边独好”。

  中国股市走势吸纳了全球性因素

  但不足以引领美股和全球

  作为两个经济大国的经济晴雨表,中美股市联系越发紧密,互有影响,A股在经济敏感度等方面已有超越美国的趋势,但并不像某些境外媒体、国际投行渲染的那样,中国股市的影响足以震动全球。

  特别是股权分置改革之后,由于市场化改革更加深入,市场力量得到进一步释放,中国股市的估值能力更强了。同时,中国股市对于全球化因素的反应能力也更强了,有时甚至过于敏感。

  我们可以发现,自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以来,中国股市在转折时间点上较之美股乃至全球股市总是领先一步。如2007年10月中旬,上证综指形成极端高点6124.04点,美国三大股指直到月底才陆续出现;2008年10月底,上证综指见底1664.93点,美股却在4个多月后即2009年3月才触及极端低点;去年8月初和12月初,沪深大盘相继出现了大级别的反弹高点,而美国主要股指则在今年4月26日才出现较cz3739明显的遇阻回落迹象。从这一点看,中国股市在市场运行方向的选择方面的确走在了美国的前面。

  就美国股市来说,虽然在过去的15个月里尤其是今年5月份十分动荡,但对中国股市的影响却更多地体现在开盘时间段,对于股指的整体运行方向影响有限。对于美股来说,日涨跌幅度超过1%通常足以称得上是大波动了,3%或以上就堪称暴涨暴跌了。自2009年3月6日见底至今,最具市场代表性的标普500指数日涨跌幅逾3%的情形就有17次之多,其中大涨10次,大跌7次。

  统计可发现,在美股17次狂飙或重挫之后,上证综指无一例外地出现了同方向的开盘,但随即重新回到自己原有的运行轨道上。

  正如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所说,各国股市的表现主要还是基于国内因素的影响,同时各国市场又根据国际化程度不同,相互之间存在影响。

  实事求是地说,虽然中国股市规模已经不小,但相对于中国经济总量而言,还有较大的市值增长空间;虽然无论从上市公司参与国际市场还是从投资者对于国际性因素的吸纳来看,国际化程度也还不够高。说中国股市足以“引领美国股市乃至全球股市”,是夸大之词。

  对于中国股市来说,现在的主要任务也不应该是去影响和引导世界,而是先实现自身的强身壮体,以积极的姿态应对外界冲击,抓住机遇加快发展。

  来源: 证券日报

  撰稿人:沈 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