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吧外汇交易投资网




中国GDP合预期 欧盟峰会恐无惊喜,金砖国家

外汇开户

    中国三季度GDP增长7.4% 连续七个季度放缓

  环球外汇10月18日讯--中国国家统计局刚刚发布数据,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年率增长7.4%,符合市场普遍预期,创下14个季度以来新低。今年一季度GDP增长8.1%,二季度GDP增长7.6%。这意味着中国经济自2009年一季度以来首次未达到目标。7.4%的增速意味着中国经济连续第7个季度放缓。

  稍早,据国外权威媒体调查的14位经济学家的预期中值显示,中国第三季度GDP年率增幅或降至7.4%,该增速将低于第二季度的7.6%,创出逾3年低点,同时也低于政府设定的今年全年GDP增幅目标7.5%。

  此外,数据显示,中国9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率上升14.2%,前值上升13.2%;中国9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年率上升9.2%,预期增长9.0%;中国9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月率上升0.79%;中国1-9月国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年率上升10%。

  与此同时,数据还显示,中国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季率上升2.2%,前值上升1.8%。中国1-9月固定资产投资年率上升20.5%;中国9月固定资产投资月率上升1.63%。中国1-9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率上升14.1%。

  中国统计局发言人盛来运表示,中国前三季度呈现出经济运行企稳、结构调整加快的积极变化。中国下一阶段继续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切实落实好已出台的各项政策措施。

  银行联盟说时容易做时难 欧盟峰会料仍无果而终

    新一轮的欧盟峰会将于北京时间周四(10月18日)晚些时候拉开帷幕,而鉴于西班牙与希腊两国的受援进程至今仍无突破性进展,并已事先被与会的各国领导人排除在了主要议程之外,本次会议的焦点将会是欧洲银行业联盟的组建事宜,然而,各方要在此议题上达到共识,却也非易事。

  本月的欧盟峰会为今年以来的第四次,也同时已是自欧债危机于2009年下半年在希腊开始爆发以来的第22次。会议开始之前,各界经济人士就已经因为希腊与西班牙求援进展不力的状况,而先行断言本次欧盟峰会将会无果而终,这使得会议在开始之前就蒙上了浓厚的阴影。

  上月初,欧洲央行(ECB)宣布将祭出所谓的购债救市措施来帮助欧元区内的高负债国家摆脱融资困难局面,表示只要西班牙等国向欧盟提出正式申请,欧洲央行就会出手无限量收购其国债。这一消息确实使西班牙以及意大利等国的国债收益率在短时间内出现了立竿见影的下降,然而这却也使得相关国家以及机构在尽快根本解决欧债危机这一议题上的动力有所消退。

  目前,组建欧元区乃至欧盟银行业联盟,以从根本上化解欧债危机根源的这一努力就已陷入了停滞,原因是德国与其他欧洲国家很难在此问题上达成一致。在银行业联盟的具体推出时间,和实际监管范围问题上,各方均仍存有巨大分歧。

  欧盟各国领导人此前已在6月底的那次会议上就银行业联盟达成了初步的一致意见,并欲以此作为欧元区长期化改革四步走过程中的第一步。在银行业联盟组建完成后,财政预算联盟、经济联盟、以及政治联盟的组建工作也将被提上议事日程。欧洲各国领导人希望能依靠上述这些全面性的深化欧洲一体化改革措施,来一劳永逸地铲除当前欧债危机的产生根源。

  而组建银行业联盟的第一步,则是首先由欧洲央行来扮演欧盟内部单一银行业监管者的角色。此前,各方满心希望欧洲央行在2013年初就能担起这一职责,但是现在来看,这一目标明显不现实,欧洲央行可能需要到2014年年初才能完全履行起全面监管职责。

  此前,德国籍欧洲央行理事阿斯穆森(Joerg Asmussen)就表示,即便配套的法律架构到位目,要让欧洲央行在明年初就履行监管权责也是难上加难,强行赶进度可能造成欲速则不达的后果。

  而据此前透露的会议草案显示,欧洲银行业单一监管者角色问题将是本次会议的最重要议程,而多国领导人目前仍希望这一问题在今年年底之前就能得到先行解决。

  目前,欧元区领导人正面临两难选择,是先行商讨如何希腊、塞浦路斯、葡萄牙以及西班牙等国所面临的燃眉之急,还是坐下来深入探讨而何对欧元区经济架构进行全面改革,以稳定全球投资者对于欧元的信心。

  然而,上述两大问题在本次为期两天的峰会上也注定难以得到全面深入探讨,欧盟方面目前更可能会在进行了一番激烈的交谈和争辩之后,将事关银行业联盟问题的一些棘手议题,及其后继问题推到日后再解决,或许今年年底之际的新一轮峰会将是最早的解决时机,但相关问题拖到明年的可能性则更大。

  欧盟相关官员同时透露,尽管欧盟各国领导人在本次会议的决议上确实会就希腊问题说几句客套话,但是对于塞浦路斯、希腊以及西班牙三国经济与财政问题的明确性意见,却至少要到下月的欧盟财长会议上才会有初步结果。

  目前,希腊与国际债权人“三驾马车”,即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的谈判仍未有最后结果,如果双方始终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并导致援助款无法按时发放,那么最晚到11月底,希腊政府的资金就将耗尽。但希腊总理萨马拉斯(Antonis Samaras)日前透露,有信心在短期内达成最终的受援协议。

  另外,西班牙迟迟不提出正式求援,使得欧洲央行的购债救市措施迟迟无法落到实处,国际投资者的耐心也已逐渐耗尽。各界人士担心,若西班牙一直拖延下去,直至沦落到与此前希腊、爱尔兰以及葡萄牙等国类似的境地再提出全面求援,那么届时欧元区现有的援救基金规模在面对该国庞大的经济与债务规模时,可能将只是杯水车薪。

  同时,投资者也担心意大利可能不日也步西班牙之后尘,但该国总理蒙蒂(Mario Monti)指出,一旦西班牙正式求援,市场局势就会稳定下来,而他也一再表示,意大利在任何情况下都无需请求援助。

  鉴于西班牙可能要拖到11月中旬之后再提出求援,欧盟国家领导人此次讨论的重点议题,也只能是银行业联盟的相关状况。然而各方一旦坐下来开始谈,就会发现这一问题也比预料中要麻烦得多。除了在单一监管角色落实到位的时间上存在分歧外,对于欧元区援救机制如何直接对银行业实施援救,各方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欧元区以外的欧盟成员国,尤其是拥有着庞大的银行业部门的英国担心,如果欧洲央行在对欧元区以及非欧元区的银行进行金砖国家监管时无法一碗水端平,其本国的银行业就可能成为牺牲品。因而,这些国家要求另行设立其他机构来对其银行进行监管。

  而如果确如政策制定人士此前所愿,有非欧元区国家加入了银行业联盟,那么其在欧洲央行内会具有如何的代表地位,目前来看又是另一大难题。目前,欧洲央行委员仅由欧元区国家的代表担任。

  而欧盟领导人在本周四至周五(10月19日)的这次峰会上,也的确将会正视欧盟内部各种经济及政治关系的复杂性,并且也会认识到要在未来短短数个月时间里一蹴而就地将各种积重难返的问题化解是几乎没有可能的,因而,各方可能经过深入探讨后,会放弃在明年年初即由欧洲央行承担全面银行监管权责的这一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