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吧外汇交易投资网

高盛欺诈门将成美金融监管改革催化剂,美国巴西

外汇开户

  金融危机爆发至今看似已接近尾声,但类似上周五的高盛欺诈案仍不断曝出,逐渐根除少数既得利益集团利用信息优势获得不法收益的病灶在美国监管机构看来势在必行。

  2006年末,保尔森对冲基金预期有123只抵押证券会出现贬值,于是接触了包括已倒闭的贝尔斯登等多家投行,最后与高盛一拍即合,同意经后者发行一种债务抵押证券(CDO), 紧贴这些抵押证券的价值,以供保尔森对冲基金购买相对应的信用违约掉期(CDS)来达成其做空的目的。高盛请来“独立第三方”ACA资产管理公司设计这款名为“Abacus”的CDO,但实际上由保尔森基金全力参与,并由德国工业银行和苏格兰皇家银行悉数买下。到2008年1月,Abacus中有99%的抵押证券评级被调低,保尔森基金由此大赚10亿美元;高盛在整个过程中均向买卖双方收取交易费,但声称最终在投资上损失9000万美元;苏格兰皇家银行损失8.41亿美元;德国工业银行损失1.5亿美元;美国国际集团虽没有直接涉及高盛欺诈案,但它是在Abacus合约中与高盛进行对赌后导致亏损。

  就美国证监会来看,高盛在帮大客户保尔森基金赚钱的同时,却没有尽责向其它投资人披露信息,这种行为已构成欺诈。然而,虽然一纸诉状在堂,案件过程了然,但在操作过程中仍存在几个难点。首先,面对证监会的指控,高盛拒不认罪,称“指控毫无根据”。有分析机构预计,此案即便成立,高盛面临最高7.065亿美元的罚款。而高盛去年劲赚134亿美元,是获利最高的华尔街投行,罚款只是“小菜一碟”。

  其次,如果投资人追讨退款,鉴于Abacus都是私下出售给少数法人机构与特定投资者,投资人想与高盛打官司难度颇高。由于销售文件涉及高度机密,很多法律程序能免则免,公堂之上,即使是拥有该领域多年经验的华尔街专家也可能无法轻易弄明白“是谁在何时对何人做了何事”,要说服陪审团的非专业人士又谈何容易。

  再次,该案真正的始作俑者保尔森基金并没有成为被告,案发后该公司响应称,未有参与发行、分销或包装该批证券,且由始至终均表明立场,指出这批证券质素低劣,没有误导交易对手。

  当然,也许此案的披露者本意不在结果如何。金融危机爆发至今,世人都在关注美国政府究竟能下多少血本以严肃金融纪律,而该案的爆发正值美国总统奥巴马表态要强力推动金融改革之时,这为助奥巴马政府和民主党国会议员一臂之力,实现金融改革方案加速通过增添了许多遐想。巴克莱资本公司分析师费里曼表示,高盛案此刻爆发,可能有助白宫争取到共和党内还在观望的议员。“一连串反华尔街的新闻都绕着高盛转,这可能是因为在这关键时刻瞄准高盛,最能吸引政府所需的眼球。”

  美国参议院本周将讨论金融监管改革议案,高盛的诉美国巴西讼无疑会遭到议员们多次引用。事实上,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多德已称,“我们不需要等到这个案子结束,也知道CDO的不透明状况助长了这次金融危机,此次事件凸显了金融监管改革的迫切。”

  参议员农业委员会主席、民主党阿肯色州议员林肯16日提出了厚达336页的草案,要求大部分的交换合约要在受规范的交易所交易,并在结算所清算。商业终端使用者得以豁免,但从事交易的金融机构必须遵守此规定。另外,草案也禁止动用包括联邦存款保险和美联储的贴现窗口等联邦资源,来协助从事交换合约交易的机构,否则他们就得分拆交换的业务。

  高盛和摩根大通等美国巴西华尔街交易商的获利,势必将因此法案大受冲击。摩根大通总裁戴蒙上周表示,国会正在酝酿的衍生商品市场规则,可能让公司损失“7亿到数10亿美元”。根据此前美联储的报告,去年全美衍生商品市场上,前五家交易商从衍生商品交易中共赚取了280亿美元。